第241章 溃于一线间

    铁力达每一招都是死手,他不打算放过弘利蒙库,同样的,弘利蒙库也没打算放过他。

    弘利蒙库在力量和体格上的优势十分明显,哪怕铁力达在草原人中,已经是难见的高大,但到了他面前,也变得有些娇小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且铁力达还发现一件很难缠的事情,他的对手不怕刀剑。

    他顶了顶自己左侧的牙齿,有几颗有些松动,但好在还没掉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他分心看尉迟醒那边时,被弘利蒙库一拳打中了脸颊造成的。

    耶育泌曾经告诉过他,战场上不能放弃同伴,但也绝对不能分心。

    铁力达还没来得及让他的父亲教他,怎么才能做到这样,他就已经再也没了机会。

    他不信狼骑会全线覆灭,直到今天来到了这个战场上。

    黑狼不知疲倦地进行着追逐和屠杀,可人比不了狼,体力的消耗在内心恐惧的施压更为迅速。

    铁力达时不时地看向尉迟醒那边,他担忧尉迟醒倒下。

    最初见到这个有些柔弱的王子时,铁力达简直想不通自己的父亲怎么会选中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可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,铁力达也没和他接触太多,但就是莫名地觉得尉迟醒来领导草原,再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他身上没有草原人那股蛮横之感,但却丝毫不影响他不怒自威的气度。

    接到陆麟臣的消息时,铁力达愣了很久。他没有想过尉迟醒这样的人,会站在最前面去迎战黑熊兵团。

    但转念再想想,除了他,还会有别的什么人吗?

    没有了。

    铁力达在不知不觉之间,早就已经将尉迟醒当做了未来接管这片土壤的人。

    他信尉迟醒是上天选中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弘利蒙库一斧扫过来,打断了铁力达胡乱延伸的思路。他急匆匆地后退,在忙乱之中抓过弯刀格挡。

    两把重兵器撞在一起,发出令人牙酸耳鸣的响声。

    弘利蒙库没有在遇到障碍后收势,他压着铁力达不断后退。

    铁力达没有回头,但直觉告诉他,他的身后有黑狼。情急之下,铁力达低喝一声,压低了膝盖加重了手上的力气,架住了弘利蒙库的巨斧。

    “??!——”铁力达爆喝一声,竟然将弘利蒙库的斧头推开了。

    随之他立刻转身,刀锋都没转就横扫出去,将静悄悄接近他的三头黑狼打了个踉跄。

    沉重的刀身上还有铁力达毫不留手的力量,这三头黑狼被刀背打中了头骨,眼前迷瞪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遭被铁力达喊声吸引的荒原狼立刻反应了过来,朝着踉跄甩头的黑狼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眨眼的瞬间,这三头防御力和敏捷度都大幅下降的黑狼就被撕成了碎片,只有地上黑色的皮毛和温热的狼血证明它们的确在这世上存在过。

    寒风贴着铁力达的脖颈擦过,他机警地弯下腰,躲过了弘利蒙库的斧头。

    铁力达在寒风扫过后迅速起身,猛地抬腿踢向了弘利蒙库的腹部。

    弘利蒙库就跟一座山一样敦实,挨了铁力达全力的一脚,竟纹丝不动。甚至还在一瞬间就抓住了他的脚踝,将他提起后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铁力达被摔得有些发懵,他朦胧之中侧头看向了尉迟醒的方向:“世子......”

    尉迟醒被巢勒蒙库抓到了半空中,他的口鼻中不断有血涌出来,铁力达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得不真切,他好像看见了尉迟醒肩膀上伤口处露出来的白骨。

    “重甲营!——”铁力达双手抓住了弘利蒙库对着他砍下来的斧头,“救世子——!”

    他的命令被战场上的士兵传向了侧翼的重甲营里,漫天的火石转了方向,朝着尉迟醒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弘利蒙库转过头,看到了自己的父亲被火石砸中的背影。

    铁力达趁着他分神,松手后侧身躲开,抓起自己的刀竖劈下去。

    弘利蒙库反手轻松地抓住了刀,这把刀对于大多数草原人来说,算得上一把重型兵器,但对于他来说,只能算是常人手里的匕首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人,”弘利蒙库加重了手上的力气,“可真奇怪?!?br />
    刀身在他话音落下时应声而断,铁力达的瞳孔骤缩,内心的惊慌让他失了神,连弘利蒙库落下来的斧头他都没能注意到。

    这把刀,是耶育泌在他十岁那年他争来的。

    那时他的父亲,拿着这把重刀对他的所有兄弟姐妹们说,谁能拿起这把刀,我耶育泌就给他想要的一切。

    铁力达拿了起来,他想要他父亲的肯定。

    可耶育泌却失约了,或者说,耶育泌要他过些年再重提这件事。

    那时的耶育泌告诉铁力达,狼骑首领的肯定,不是拿起一把刀就能得到的。

    你有更重要的使命,等你完成了,你就是我耶育泌眼里永远的英雄。

    巨斧落在了他的肩膀上,肩骨被切断的疼痛和内心压抑不住的仇恨一同喷薄出来,逼得铁力达仰天怒吼。

    他一把抓住了斧背,迎着压力一步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弘利蒙库只觉得没办法再让斧头再下去一寸,即使他知道,再下去一寸,就能够切断这个人的颈动脉。

    这很完美,黑熊兵团的首领杀了狼骑的首领,那他弘利蒙库就该杀了狼骑的继承人。

    一只铁鸢穿过血与火的战场,飞到了铁力达的身边,悬在了他的耳边,为他带来了陆麟臣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铁力达!死守北州重甲!往狼多的地方投火球!”

    铁力达咬牙,看着眼前的弘利蒙库,又看了一眼远处的尉迟醒。

    “??!——”他从胸腔深处发出了怒吼,然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。

    他一把将弘利蒙库推得后退了几步,然后飞快地翻身到了一匹荒原狼的背上。

    铁力达的双眼血红,满口的牙齿都快被他自己咬碎了:“重甲营!”

    荒原狼从战场上穿过,一路上更多的狼响应着他的命令,灰白色狼群聚往一起,似海上翻涌起了浪花,朝着北州铁骑的重甲营奔腾而去。

    从天空中往下看,巨大的投石器械被围在重甲骑兵的?;し秸笾?,战场上还有夹着血色的浪潮从四面八方朝那边过去。

    敏捷勇敢的狼群皮毛上多多少少染了血,奔跑起来的时候,就像震州雪原上,随威风摇曳的格?;ê?。

    陆麟臣的判断是对的,因为下一刻战场上的黑狼们也都掉头过来,朝着重甲营过去。

    贡合木疾驰到了弘利蒙库的身边停了下来,等他骑到它的背上后,便全速朝着重甲营奔袭过去。

    荒原狼的体型给了它们在速度上的一定优势,等黑狼群围过来的时候,重甲营的外面,除了重骑兵,还有一圈眼神锐利的灰狼等候着。

    “旭日干!”铁力达高声喊着,“保住世子!”

    旭日干手里抓着陆麟臣传来的铁鸢,里面是要他保住重甲营的命令。

    重骑兵的马匹们皆都背负着重达百斤的铠甲,除了关节必要处留着缝隙,人和马都被铁甲牢牢地护着。

    这种骑兵可做守卫,面对黑狼这样疯狂的敌人,也有很大概率能够守住。

    但麻烦的就是不好移动。

    马匹的鼻腔中不断呼出重负下的热气,纹丝不动的重骑兵等候着旭日干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旭日干将铁鸢扔在了地上,“他是我妹夫!”

    火石接着向战场上投过去,旭日干从重骑兵的掩护中走了出来,与铁力达并排而立。

    “守住这里?!毙袢崭伤?,“不然没法跟陆侯交代?!?br />
    铁力达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:“当然!”

    弘利蒙库举起手,伺机而动的黑狼们皆都低矮着前身,做出了冲刺的准备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有一线蛮武士跟了上来,个个都体格都比铁力达还要健壮。

    他们的手里拿着巨刀或者巨斧,看上去只要被命中,就绝对会变成一滩血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刚刚怎么没看到他们?”铁力达随口一说。

    “刚刚他们在战场正中,”旭日干说,“被铁王都里自发来这里的将士们拖住了?!?br />
    旭日干站的地势高,这惨烈的战局他看得清清楚楚。他说是拖住的,其实都还不够贴切,但他也没别的词可以描述了。

    这样体格的蛮武士,那些连披着精钢铠甲的骑兵都挨不住一下。

    铁王都里那些人,是用他们的血肉之躯拖住的,一个人死了,就有十个人补上去,十个人死了,就有一百个人补上去。

    尸体叠着尸体,才把这些随时会去支援巢勒蒙库的蛮武士拖在了战场中间。

    他们的刀横扫过去,就有十来个人一齐倒下。但就算是这样,也没有人后退过一步。

    旭日干身边的重骑兵们只有一双眼睛从铠甲缝隙中露了出来,他们都是真金人,看着胡勒人这样的牺牲,他们眼睛里也蒙上了一层水雾。

    他指挥着重甲的器械不断地投放火石,蒙库族的人也在牺牲,但绝对不比胡勒人多。

    甚至十分之一都赶不上。

    旭日干是第一次觉得,原来这就是战争。

    “非死不退!——”铁力达怒吼着。

    荒原狼仰起头颅,对着头顶的蓝天发出此起彼伏的嗥声。

    铁力达带头冲了出去,狼骑跟着他而上,灰白色的浪和黑青色的浪打在了一起,激起了连绵不断的涛声。

    旭日干离战场其实有些远,直到他真正面对这些大得可怕的狼时,他才发现他的内心深处也是怕的。

    甚至快到了怕得握不住刀的地步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战场上那些胡勒人到底是怎么克服自己的恐惧的,但他似乎无师自通了,在他自己都没能反应过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因为他除了不断防守进攻之外,再也没有机会去考虑其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他甩开了想要咬住他脖子的黑狼,下一瞬间他如果不出刀刺中左边黑狼的眼睛,那么他的肺部就会被咬穿。

    没有时间思考,也没有时间留给他恐惧。

    甚至没有时间退缩。这个想法在旭日干的脑海里一闪而过,他忽然之间有些唾弃自己,都走到了这个地步,他竟然还想着能有机会退缩。

    “守在原地!”旭日干瞥见了有重骑兵按耐不住,想要参与到就在他们跟前的战局里来,“死多少人都不能放任投石器被黑狼破坏!”

    在他的怒吼之下,重骑兵又安静了下来,杵着小臂粗细的守阵抢对着外围。

    人和狼都在牺牲,他们都在死撑着,等着尉迟醒杀了巢勒蒙库的瞬间。

    只要能等到,所有的牺牲就都是有意义的。

    黑狼在不断的厮杀中突破开了一个缺口,冲开了荒原狼群,来到了重骑兵守阵的面前。

    重骑兵这才发现,与黑狼直接面对面,哪怕身上是精钢锻造的铠甲,手中是足够刺穿东南象的长枪,他们依然也克服不了这样的恐惧。

    熊一样高大的黑狼,龇着他们的獠牙,意味不明地盯着他们的眼睛——只看着眼睛。

    黑狼一下就锁定了重骑兵们最脆弱的部分,然后嘴边淌血地看着这里。

    一头狼猛地扑了上来,被瞄准的重骑兵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叫喊声。

    他在黑狼冲向他的时候就闭上了双眼,在重甲被撞上的瞬间,他闻到了黑狼獠牙上的血腥气。

    黑狼被他手里的长枪扎了个对穿,沉重的身躯就挂在了重骑兵的面前。

    它最长的尖牙穿过了重骑兵铠甲留以视物的缝隙,抵在了这个重骑兵的眼皮上。

    黑狼的体重压着他手中的长枪,长枪与重骑兵铠甲上的锁扣机关发出绵长的响声。

    被黑狼扑中的重骑兵心中的恐惧越来越甚,他知道,自己快完了。

    他的长枪和铠甲是连在一起的,黑狼没办法带着它的长枪离开他手里,但它会连人带马一起拉下去。

    马匹一旦侧翻过来,那么他和马匹的弱处就会全都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重骑兵的长处就是沉重牢固的防御,但弱点也是由此而来。

    他们一旦摔倒,就无法借助自己的力量爬起来,只会被这样黑狼咬断下半身,然后慢慢地流血死去。

    “快......”被黑狼扑中的这个重骑兵压着自己语气里的颤抖,朝自己身后的同伴求助,“快补上来,黑狼要破开防线了?!?/P>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海底总动员英文版 | 错误报告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寒山尽241》,方便以后阅读寒山尽第241章 溃于一线间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寒山尽241并对寒山尽第241章 溃于一线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寒山尽241。
夜市人生怎么玩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彩票 记忆盛宴试玩 秒速赛车开奖 美丽骷髅走势图 山东11选5开奖 日日进财游戏 二分彩属于官方开奖吗 3D数字大转轮试玩 3d开机号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